当前位置:主页 > 财经资讯 >

“天问一号”出征!“01”指挥员揭秘幕后故事

发布日期:2020-08-01 01:2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2020年7月23日12时41分,长征五号遥四运载火箭点火发射,将我国第一颗火星探测器“天问一号”送入太空,中国由此迈出了自主开展行星探测的第一步。

文昌航天发射场再次成为万众焦点。紧随“五、四、三、二、一、点火”口令的,是巨大的轰隆声、空气的撕裂声和观众的欢呼声,火箭发动机喷出的尾焰在天空划出了优美曲线。

负责本次任务测试发射的技术总体、组织指挥和计划协调工作的“01”指挥员王光义坐在测试发射大厅正中央,一夜未眠带来深深倦容,但他脸上还是难掩兴奋之情。还没到高兴的时刻,他紧盯着指挥大屏上火箭飞行的速度高度曲线,仔细辨听调度传来的测控跟踪声音。30多分钟过去,跟踪结果表明器箭分离正常,大厅内顷刻间掌声如雷,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。

此时,王光义向后靠上椅背,脑中紧绷了两个多月的弦终于慢慢舒展开来。

和时间赛跑,抢回第一发射窗口

探测火星必须飞出地球,这是中华民族千年的梦想。

长征五号火箭已经具备将火星探测器送到地火转移轨道的能力,但这样的机会每26个月才有一回。因此,在发射窗口前沿实现“零窗口”发射将为“天问一号”节省下更多燃料,可用于后续的探测工作。

“这是长征五号运载火箭第一次应用发射,一开始我们就是奔着发射窗口前沿和‘零窗口’发射目标去的。”王光义说。早在2017年4月20日的长征七号火箭首次应用发射??“天舟一号”任务中,王光义担任“01”指挥员就成功实现了“零窗口”发射。但是这次任务遇到了更多挑战??由于前续任务的调整,留给火箭活动发射平台的恢复时间也跟着缩短,从48天直接压缩至35天,在此基础上还必须再压缩出4天时间才能在第一窗口发射。

王光义在和分系统指挥员讨论。

“要抢回失去的时间,关键在于找出短线、制约因素和系统间的耦合关系,非常不容易。”尽管要和时间赛跑,但王光义仍然坚持所有工作都要“稳”字当先,所有环节他都在一线全程跟进,因为他深知需要在保证质量、不减流程的情况下,通过优化流程安排,实现再压缩4天的目标。

“前期在研究长征五号活动发射平台恢复计划时,我们针对串行工作安排不合理、室外射后恢复工作时间偏长、应对恶劣天气裕度不足这些问题,找到优化和解决方法。”王光义说。

王光义在试验现场检查状态。

击破层层挑战,见证白日焰火

本次火星探测任务,火箭于7月23日正午发射升空。

7月22日晚上11时,发射场的参试人员在短暂休息后进入各自岗位。0时26分,大多数分系统已进入工作状态。从某种意义上来讲,新的一天,在夜色中开始了。

王光义在通过调度机下达口令。

通宵工作,是中午发射带来的一个小挑战,有部分岗位甚至需要连续36小时“作战”。“我相信大家即使在夜里也会有很好的精神状态,因为所有人都明白,自己在参与的是多么重要的事情。”王光义说。

休息间隙,王光义和其他参试人员交谈。

而整流罩内温度上升过快,则是中午发射带来的又一个挑战。塔架的回转平台打开后,火箭顶端的整流罩将完全暴露在直射的阳光下,特别是在射前整流罩空调断开后,整流罩内的温度将迅速上升,而对温湿度非常敏感的火星探测器将面临严峻考验。

通过数学建模理论分析、梳理历次任务空调保障情况,王光义立刻带领团队提出3项措施:“首先推迟整流罩内停止空调送风的时间;其次增大进风面积,提高换热效率;最后采取双机组空调保障,尽量降低空调停止送风前的初始温度。”再经过模拟发射演练的验证,措施效果良好,增强了后续顺利完成探测器环境保障的信心。

披星戴月的努力之后,才能乘风破浪

王光义说话语速总是不自觉放快,他认为这是因为每天要在不同的试验现场奔走,也因为长时间的高负荷工作状态让脑袋始终保持着高速运转。每天发射场的十几个分系统都有大量的工作数据,需要他进行判断、决策,工作进展、问题隐患和处理方法在他电脑里9万余字的双想记录中都清晰可查。这是他第一次担任“01”指挥员时就有的习惯。

在成为“双料01”之前,王光义面临着从“长七”到“长五”指挥员的跨越转型,这一挑战是巨大的。不同的火箭设计思路、发动机类型、地面设备设施、岗位培训方案,都是他的必修课。

2016年6月25日,王光义在长征七号火箭测试发射大厅的正中央,下达了人生中也是这座发射场里的第一个“点火”口令。他常说航天人的工作只有两种状态:执行任务和准备执行任务。但是在长征五号遥二火箭发射失利后,他和发射场都进入了漫长的“准备执行任务”状态,这一准备,就是908天。

作为发射场系统的牵头人,王光义需要让自己有丰富的知识和经验,才够格当其他人的“老师”。于是,为了把长征五号火箭的“脾性”摸得更准更透,他索性当起了“小学生”,先后三次奔赴火箭研制生产厂家,把零件部件、设备原理、应急处置从头学了遍。

针对部分年轻参试人员基础知识不扎实、组织协调能力偏弱等问题,王光义组织编写新的训练考核大纲,带领团队全系统、全要素、全流程参加任务仿真训练,设置的70余个演练项目涵盖了发射任务的每一个环节。

此外,王光义还带领各系统负责人完善任务总体文书和应急预案,开展50多项各类应急演练项目,正如他在工作日志里写的一句话:“问题少一个,胜算多一分。”也正是由于那两年多漫长而扎实的准备,“长五”复飞之战才能一鸣惊人,如今探测火星的步伐走得更加自信而坚定。